得到
  • 汉语词
  • 汉语典q
当前位置 :
前世情缘
更新时间:2024-06-16 08:47:41

1731年深秋的一天,雍正皇帝在家人及后宫佳丽的簇拥下到畅春园看戏。

前世情缘

青年弘历发现,人群中有一女子长得那叫美!她整个人裹在一袭雪色长裙里,像一枝伶仃的素色梅花,尤其是那对秋水汪汪的明眸眼波流转,一笑起来,梨窝浅浅皓齿朱唇,勾人魂魄。

她,就是父亲的一个妃子,名叫雪儿。

碍于辈分,弘历不敢贪看,很快便收回了自己的视线。但是刚才忘情的专注,还是招来雪儿的一瞥。

只这一瞥,便穿透了弘历的心底,使一向矜持的他低下了头。也是这一瞥,在情窦初开的弘历心里,打上了深深的烙印。

从那以后每到晚上,身为和硕亲王的弘历协助皇阿玛处理完当日的军国大事后。那份遐想和仰慕之情,如水般缓缓流淌出来。想起雪儿那含情脉脉的眼神,一种朦胧的情愫在青年心中涌动着。他的心似微风吹过的湖面一样,荡起层层涟漪。

相思苦,相思一个伸手可及又远在天涯的女人更苦,面对水中月镜中花的无奈,弘历不断提醒自己,权当那是一个美丽的梦。

次年,他被钦定为太子。

一天,他奉召去后花园觐见,因为来得早些便随意走动起来。也是活该有事,他鬼使神差地走进了雪儿的房间。

这会儿雪儿独自在补妆,不知背后有人进来。弘历看出是雪儿,一时进退两难。心说千万不可逾越雷池一步,得赶快离去,岂料腿脚不听使唤反倒朝雪儿走来。他的心在“咚咚”地敲鼓,连自己都听到了声音。

近处看雪儿,越发颜盛色茂瑰资艳逸,特别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,令弘历有些神不守舍。他不由自主地伸出双手。准备从后面拦腰抱住雪儿。电光石火间,脑子飞快闪过“玩火”二字,双手随即由下而上,轻轻地蒙住了雪儿的眼睛。

雪儿吓了一跳,她猜想绝不是圣上,因为没有“接驾”的吆喝,更不会想到太子身上,以为是别的姐妹入房嬉闹罢了,于是顺手抓起桌上的梳子向后抡去。殊不知梳子是银制的,正好抡在弘历的额头上,梳尖划破了头皮淌出了血,并留下一道齿痕。

弘历压根没有防备,当即痛叫一声,欲念也随之飞到了爪哇国。

听到哎哟的声音,雪儿忙回头一看,是太子殿下!脸色立马变得苍白,先跑去拿药水。这会儿再看弘历。温顺地坐下来像只羊羔,任凭雪儿的纤指在头上来回抚摸。他露骨地盯着她,心里温暖而甜蜜。

事后太监回禀雍正,太子由于急来觐见不小心摔了一跤。蒙混了过去。

哪有不透风的墙,此事被太皇太后知晓,遂幸灾乐祸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:“哼,还是让我等来了机会!”

原来,从雪儿入官的那天起,她就对这位生性好动的漂亮女孩十分反感,说她缺礼少教,说她一身的狐媚之气,还断言日后必是乱宫误国的红颜祸水。为此,严厉责罚过后宫太监总管,并悄悄支招,不要把她的牌子放在皇帝每晚宠幸之列,故意冷落于她。雪儿发现后告诉了皇上,雍正过后不温不火地数落了太皇太后几句。这一来更激怒了后者,一古恼儿地把怨恨全记在雪儿身上伺机报复。

此刻她一口咬定,是雪儿受人指使蓄意加害于太子的,其罪当诛。弘历闻讯为雪儿辩护,更引起太皇太后的猜忌:“瞅瞅,自己头破了还私下求情百般掩饰,可见平日两情之深。越是这样,后宫越不能留她!”

为了保住弘历的名节和太子的位子。雪儿供认不讳,独自揽下太皇太后强加给她的莫须有罪名。看在太子的脸上,太皇太后改斩刑为赐绫自尽,赏了雪儿个全尸。

雪儿死后,弘历认为是自己害了人家,三餐难咽夜不成眠自责不已。入殓时,他偷偷用手指在雪儿颈上摁下了个红印记,并默默祈祷:“如果你泉下有知,待我登基后,我们重相聚。”

以后,弘历心中常常想起这位美人,每每落下伤感之泪。相传诗句“愁颜无雪长夜天,唯有梅花独自香”,就是他思念时写下的。

1735年,雍正驾崩弘历荣登大宝,改元乾隆。

乾隆中期的一天,他带人到圆明园散心,经过畅春园时触景生情,忆起当年看戏的一幕,不由悲从心来怅然若失。

茫然回顾时,突然发现随从中一个唇红齿白的美貌少年。模样与二十年前的雪儿极为相像,霎时眼睛一亮。急步向少年走来。

眼见皇帝来到面前,少年一时手足无措,慌忙跪拜在地,口称:“万岁爷在上,不知有何旨下?”

乾隆咋看咋像。忍不住向前一步拽下少年衣领。你说怪不怪,其脖颈上竟有颗红痣,酷似手指的印记!

乾隆这一惊非用小可,作为佛教的虔诚信徒。他相信“生死轮回”一说。旋即感激起雪儿来:她倒是个痴情女子,果真如约而来。

算时间,正在登基后;论相貌,一模一样;最最让人信服的是,有那印记为凭,故而乾隆认定,面前之人就是雪儿投胎转世,重返阳间。

他喜出望外,一时竟忘了身份,居然伸手搀扶起低头少年,从人无不目瞪口呆。

这少年不是别人,正是和珅,满洲正红旗出身。那天他以“官学生”身份入宫观摩学习,随乾隆仪仗到此。

他见皇帝屈尊自己,诚惶诚恐不知是福是祸,全身战战兢兢,只得硬着头皮道:“皇恩浩大没齿不忘。容奴才再拜。”

少年说话得体、举止规范。乾隆也有几分高兴。问过姓名后,当下面谕:“从明日起,和珅随驾侍候。”

和砷一听差点昏倒,旋即木然口颂:“谢主隆恩。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其他同来的八旗优秀子弟面面相觑。又是羡慕又是嫉妒:“这小子做了啥好梦,居然一步登天!”

和砷则吞下一团疑问。跪在那里似醒非醒地望着乾隆离去的背影发愣。

按惯例,入宫的男人需割去他的“命根”。总管高公公从没见过皇帝挑太监的事,于是多了个心眼。先去奏请乾隆:“昨日万岁爷钦点的和冲,依官规,今日是否应去净身?”

“胡闹!”乾隆断然呵斥,“今后再有提及者,杖击!”

妈呀!高公公吓出一身冷汗,庆幸自己今天多了个心眼。但他纳闷,这和砷是什么来头,值得圣上破例庇护?

时间过去了一个月。和砷悉心侍奉皇上要多周到有多周到,甭提皇上有多么开心了。

这天春光明媚,乾隆心情极佳,便开门见山问和砷:“朕欲考考你的文才,敢允否?”

和珅躬身答道:“奴才哪敢班门弄斧不知天高地厚,倘若圣上给我个胆儿,奴才不妨试一试。”

乾隆点点头,随口吟出杜甫《阙题》的前两句——“三月雪连夜,未应份物华”,示意和珅背出后两句。

和珅并非庸才。乃当代名儒吴省兰的得意门徒,不然能进宫当“官学生”?皇帝刚吟完他就接上了——“只缘春欲尽,留着伴梨花。”

乾隆颔首微笑。停了片刻,忽然冷不丁地杀出一首七言诗:“且留大地万银屋,要伴青天孤玉盘。”

和砷皱眉。半晌不语。

乾隆见状,些许提示:“宋代杨万里的。”

和珅“哦”了一声茅塞顿开,即答:“今岁上无君记取,红灯白月雪中看。”

乾隆击节赞赏:“不错不错,孺子可教也!”

随后乾隆又考问了诗句、楹联中的“对仗”之功,均十分满意。

主才与奴才,你头我尾一唱一和甚是默契。乾隆摇头晃脑,陶醉在旧情的交融之中,他仿佛回到了过去,心和“雪儿”贴得更近了。

几天后,即封和珅为宫中总管。

在后来的日子里,威风八面的和珅要风来风要雨得雨,就是朝廷的元老重臣也得遇事让他三分呢,那种吆三喝四呼来唤去的满足,令他一时懒得去揣测自己受宠之谜。不过日前发生的一件事,又使他不得不去猜想这其中的原委。

这天乾隆在批阅奏章,一边的和珅在挪动物件时,失手打碎了一尊菩萨形的笔罐。听他的前任介绍,这笔罐是唐代烧制釉里红的官窑生产的极品,价值连城,被视为爱新觉罗家族传世的精品之一。

按照宫规,损坏这样的宝物,那是立刻要杖毙的。和砷一看闯下了弥天大祸,知道在劫难逃,便“扑通”一声跪伏在地、鸡啄米似的磕头:“奴才该死,奴才该死!”

听到响声乾隆抬头一看,笔罐已成碎片,正待发作,又瞧见面无血色全身哆嗦的和珅,顿生爱怜之意。原来雷霆之怒出口时竟变成了一句“以后干活小心点”的提醒。

毫发无损的惩罚,这是天大的恩典哪!加上之前的不净身和升为太监总管等一连串非正常的做法,放到任何人头上都会去想,皇帝为啥要法外施恩格外宠爱呢?

事关前程。和砷决意要弄个明白。

谁料他问了一圈,对方不是摇头就是吞吞吐吐。结果无功而返。

和珅何等精明,见众人缄口不语,想起“不怕官只怕管”的老理。很快找来一位姓吉的老太监追问。他先是利诱:“吉公公你年事已高,我正在挑选一位掌管圣上茶品之人,要是你听话。我看就是你了。”后是威胁:“据说你在宫里干了近五十年,皇上啥时候放屁你都知道,今天若是跟我不说实话,我就让你扫一辈子地,死在宫里!”

架不住和珅的软硬兼施,也不敢得罪皇帝面前的大红人,三言两语后吉公公说出了自己的猜测:“据老奴看。总管您的相貌与二十年前雪妃娘娘长得一模一样,而雪妃娘娘是当今皇上年轻时心仪之人,后来冤死于太皇太后之手。”跟着,一五一十地讲述了当年的故事。

经老太监这么一点拨,如醍醐灌顶。和珅一下灵醒了。原来如此!难怪当初他考试我时少不了雪呀梅呀什么的,原来皇帝竟是一个情种呢。这么以来。之前得到的所有惊喜都有了顺理成章的解释。

眼前他太感谢爹妈了,是他们给了他一副好模样,有了这种别人没有的优势。何愁日后不飞黄腾达!

他满脸笑成了花,意识到吉公公还在身边,他忽然变了副嘴脸,警告对方:“今日之事你知我知,若讲了出去,杀你就像捏死只蚂蚁!”老太监颤颤巍巍连声应道:“老奴不敢!”

打这以后,和砷兑现了自己的诺言,还时不时地赏他些银两。从他嘴里掏来关于雪妃的点点滴滴。如雪妃的爱好、举止、打扮和一切细节。和砷心想,圣上以为我是雪妃还阳,我就权当自己是雪妃,勾起他对岁月的回忆,给他来个假戏真做。何乐而不为?

半年后的一天,乾隆心血来潮:倘若和珅男扮女装,会不会像雪儿?于是他问和砷可会唱曲,和砷准备已久早就等着机会,此问正中下怀。

和珅心里窃喜——想睡觉来了枕头……嘴里却说:“奴才学过一点昆曲,苦于不得真传,只怕五音不全坏了万岁的兴致?”

“不碍不碍”。乾隆鼓励着。

和珅遂殷勤地说:“请允许奴才稍事打扮些。”

乾隆挥挥手:“这样更好。”并流露出急切的眼神。

不大会儿,身着当年雪儿看戏穿的雪色长裙,披一件素色梅花斗篷,头戴凤冠霞帔的“汉明妃”出现在皇上面前。一个“凤凰出山”的亮相,煞是光彩照人。乾隆为之一振惊呼道:“分明一个活脱脱的雪儿啊!”

和砷得意了,看来他的刻意打扮和选择取得了比预想要好得多的效果。你瞧。圣上先是眼直了、人呆了,须臾眼光就透出了野性,人也像是魂魄出窍有股扑过来的冲动。看得出,他压根没听“汉明妃”在唱什么,也忘记了这是在做戏。

和砷心里说糟糕,“戏”演过了,万一圣上把我当成了真雪儿,如何是好,怎么下台?于是他急中生智来了个“灯蛾火”,边唱边舞地走到乾隆面前,换回男人嗓子大喊一声“圣上”!

这法还真行。听到这吼声,乾隆打了个激灵,脸臊得通红,六神遂归入本位。见状,和珅问道:“圣上。你看奴才的这副扮相可好?”

乾隆心跳未平,答非所问:“你的这段‘昭君出塞’把一个思国念家女子的情感表现得淋漓尽致,嗯,不错!”

不管怎样。和珅当面验证了老太监的猜测一点没错,而且他从乾隆柔情洋溢的目光里,预感今天绝不会白忙活的。

果然两天后,和砷被擢升为户部侍郎。

至此,和珅心中完全有数了。他清楚皇帝对他宠爱一分,就能减轻对雪妃的一分负罪感;在他身上多施一分恩惠,就等于对雪妃的一分回报。也就是说,他在乾隆心中的位置是谁也无法替代的,他完全拿捏住了乾隆。

正因为如此,和砷在离宫建府以后,有恃无恐弄权害政,疯狂贪污纳贿,致使朝野哗然怨声载道。

在胡作非为的同时。和珅也把拍马溜须做到了极致。譬如:“不经意问”露出雪妃当年的举手投足相;不时地在皇上面前夸雪颂梅;嘴里常哼着雪妃喜欢的“百鸟朝凤”曲,就连他贡奉给皇帝的茗品都叫“梅花雪水茶”,而且对皇上笑脸相迎、有问必答、句句称旨,俨然一个还阳的雪妃,体己的臣子,把个乾隆高兴得合不拢嘴。

文武大臣议论纷纷。他们抱怨:“这叫灯下黑,皇帝全然看不见哪!”三朝元老无奈叹息:“圣上爱怜和珅之情,比汉哀帝对男宠董贤更甚!”

在乾隆的庇护下,和珅仕途如意一马平川。三年后荣任军机大臣,五年后又戴上了文华殿大学士的桂冠、爵袭一等公,在同僚面前已经摆出了大权独揽颐指气使的模样。众人敢怒不敢言,只能私下串连伺机“倒和”。

其主子乾隆的这些不是,全被他平定边疆叛乱、击败四川的沙罗奔;扫平伊犁的分裂割据,驱逐入藏的英国人等丰功伟绩所掩盖,助长了和砷的专横跋扈,使得群臣的“反和倒和”之举,终没酿成气候。

但也有不怕死的谏官,御史刘子斌就列举出和珅的十款罪行上书弹劾他。乾隆一看十分不悦并有意刁难,要求刘子斌在七日之内拿出全部证据,否则以诬陷治罪。隔天,又有几名将军控告和砷侵吞军饷,皇上将奏折压住不发。

隔三差五地举报,乾隆看出苗头不对,索性将自己的第十个女儿和孝公主,下嫁给和砷儿子丰绅殷得,与和砷成了儿女亲家。等于告诉外人,我与和砷是一家人了,看你们哪个再敢说和珅一个不字!

有了皇帝这座靠山,和砷越发地肆无忌惮。全国十三个巡抚中,有八个是他安置的门生故吏;就连没有真才实学的弟弟和琳也人五人六地当上了兵部尚书,在职期间和砷聚敛钱财达八亿多两。而清政府一年的收入才七千多万两!

乾隆六十岁时决定禅位于太子,和珅闻知心胆俱裂,恰似天塌地陷一般,随即跌跌撞撞去了永寿宫。看见皇上他立马跪伏在地,使出巧舌如簧的本事想忽悠乾隆:“圣上青春尚在精力充沛,文治武功四海传诵,康乾盛世空前绝后,此时禅让大位恐负民心,老奴以为万万不可。”接着眼泪一把鼻子一把地动了真情,“圣上效法舜为时过早,敬请皇上收回成命!”

也许是人老了,也许是情淡了,乾隆听罢心如止水,他平静地对和砷说:“朕登基不久即诏告天下。在位期限一定不能超过圣祖康熙爷。皇帝一言九鼎,怎能失信于民?”见和珅欲言。他摇摇头示意免开尊口,继续说道:“以前我对你言听计从,只因我和你前世有缘,所以能长久相处,并屡屡宽容于你,这次我的决心已定。休要多说。今天我得提醒你,不是任何人对你都会如此。故我继位后,你须事事检点,好自为之!”

这番真情实语说明,乾隆并非不晓和砷以往的所作所为,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。

和珅听罢惊诧不已。怎么,圣上今天像换了个人似的,这般清醒这般有主见,以前的样子消失殆尽。他终于意识到,自己的好梦做到头了!

和砷清楚乾隆说的“任何人”是谁,尽管时日不多他仍不甘心束手待毙,便死乞白赖地恳请乾隆给嘉庆签下一道对他的“免杀令”,留他一条活路哪怕苟延残喘也好,乾隆摇摇头:“大清自建国以来,从无此先例,我自然也不能坏了祖宗的规矩。实话对你说吧,在我没离去时保住你生命无忧,已经是尽了全力了!”

事已至今,再说无辅。出了永寿宫,和砷失魂落魄步履蹒跚,头顶昏月脚下模糊。他突然想到那句“天作孽犹可说,人作孽不可活”的话,苦笑一声:“报应!”随后拖着一双像灌满铅的腿,边走边祈祷:“祝福太上皇万寿无疆!”

平心而论,乾隆帝算得上是一位有情有义的君王,他对雪儿真的做到了半生爱一世情。尽管后来的嘉庆皇帝早对和珅怨恨在心,只是碍于太上皇的脸面隐忍不发,让和砷多活了四年。直到乾隆寿终正寝后,才杀了和砷。

乾隆至死。也没有对外人说破专宠和砷之谜。和珅呢,正好揣着明白装糊涂,哄得乾隆在他身上还了一辈子的风流债!

诗词网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不够精彩?
上一篇 : 熊的新年
下一篇 : 老故事
诗词网(shici3.com)汇总了汉语字典,新华字典,成语字典,组词,词语,在线查字典,中文字典,英汉字典,在线字典,康熙字典等等,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,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。
声明: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邮箱:  联系方式:

Copyright©2009-2021 诗词网 shici3.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9006478号-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