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到
  • 汉语词
  • 汉语典q
当前位置 :
绯闻
更新时间:2024-06-22 14:01:19

后背一闪,骨头一软

绯闻

看到《让子弹飞》里黄健翔解说里的那句“白冰后背一闪,男人骨头一软”时,李源一下子想到了迟晓微,她后背的蝴蝶骨堪称凛冽。

经历过极品的坏处是,以后再遇到什么,都会索然无味。就像是一个吃过满汉全席的人,再吃什么,都比不上那顿饭盛大。

李源觉得迟晓微毁了他对女孩子的兴致。好几次梦里,李源梦到与迟晓微缠绵。那么瘦瘦的一个人,身体里却有着惊人的能量似的,无穷无尽,每一次都像是最后一次,拼命一样。

李源说这些话时,迟晓微总是微微地闭着双眼,眼睫毛在白皙的脸颊上打出清晰的阴影来。锁骨刀削斧劈一般。李源从前对瘦女孩一向无好感,女孩总要肉肉的,要山有山,要水有水,才够养眼养身。

迟晓微以身为证纠正了这观点。好多次,李源觉得她真的很神奇,不知道自己怎么被她虏获得这样魂不守舍呢?

他吃醋,问她:谁教会了你这些?

迟晓微总是闭眼不答,像是仍然沉醉在一场盛宴里。李源恼怒,却又无计可施。迟晓微的手臂缠上来,人飘飘地落到李源身上,李源便不在人间了。

在仙境,他听到她说:李源,你爱我吗?

能说爱吗?李源问自己。他说的是:我要死了,小妖精,我真的要死了……

门板瘦成门缝儿的

灭绝师太

迟晓微来公司之前,伟峰就告诉过李源:离这妞儿远点,据说被这位灭绝师太看中的男人,无一幸免。你这样的小开,正合她胃口。伟峰做了一个青蛙伸长舌头把蚊虫卷进嘴里嚼着吃掉的动作。

李源很讨厌伟峰那种动不动就送上来很世故的忠告,当谁没IQ似的。伟峰把迟晓微带在李源面前时,冲他挤了挤眼睛。李源正在试龙井新茶地不地道,漫不经心地瞟了迟晓微一眼,差点被一口茶呛死。情场上能呼风唤雨的妞总得是丰乳肥臀,凹凸有致极有料才行吧!面前这妞,白色铅笔裤,蓝白相间的长款大格子衬衫,中间被棕色细腰带松松一拦,这女孩瘦得像块门板,她简直就是……门缝儿。就她?谁喜欢谁拿去。

李源把翘在桌上的脚放到地上,手忙脚乱地开始找纸巾收拾残局,一口水把自己憋成了红公鸡,惨不忍睹。迟晓微倒不动声色,抽了纸巾递给李源,然后自行坐在李源对面,把设计方案摆在李源面前。李源说了句“不好意思”,翻开设计,那竟然是一套相当有灵性的设计,每一套都有不同的小亮点,还有那一笔秀丽的小楷字也漂亮得简洁精致。

李源把方案放到桌上,说:等消息吧。好。这是迟晓微从进来到出去时,说的惟一的一句话。

那次公司的方案定夺会议上,李源力挽狂澜,他力推迟晓微豪华、欧美范的样板间的设计方案。对于李源力挺迟晓微,谁都明白自己肯定不会跟未来的老板较真,反正钱财责任都是他李源的,他说怎么就怎么好了。

散了会,伟峰晃在李源面前,似笑非笑:我就说那妞厉害,这么快把你搞定了吧!

李源突然有些恼怒,觉得伟峰猥琐到讨人厌。

只是,李源还真想看看迟晓微到底有什么能耐来着。他面无表情地说:替我给她。

思想上的女流氓,

外形上的好姑娘

再次出现在李源面前的迟晓微,一条牛仔裤配白色水洗麻的套头三粒扣短袖衫。短发根根直立,像个俊俏的小男生。她拉着椅子坐在李源很近的地方细心地为他倒茶,然后冲李源莞尔一笑,说:“李总,谢谢你的鼎力支持,不然我可真没饭吃了!”

迟晓微有着好看的小虎牙,李源的心动了一下。接茶时,他的手与她纤长的手指碰到,李源有些心思恍惚。心里暗暗骂自己,又想,果真如伟峰所说,这妞有些魔力不成?

李源笑着说:是你做得好,像你这样的人才,到哪都会有口饭吃。

迟晓微又笑了,目光很迷人:那还真不是,大学时,同学多次在大赛中拿奖,而我在简历上只能填:在校期间多次获得康师傅“再来一瓶”奖励。

李源被迟晓微的段子逗笑了。

一顿饭吃得春风化雨。有些女孩在床上风生水起,离开了床,说的每一句话都能惹恼你。而面前这妞倒是不错的聊伴。

迟晓微顺理成章进了公司,她也便成了全公司未婚女孩的头号公敌:就她,跟搓衣板似的,凭什么搞定少东家?

伟峰又一次厚颜无耻地对李源说:你知道那帮女的嫉妒疯了说什么吗?说她给你下了药。

李源把一个案卷扔到地上,纸,在空中起舞,然后下落。伟峰的老爸是公司另一合伙人,不过股份少些,他与李源从小一起长大,两人也不避讳什么。

伟峰讨了个没趣,说,你至于嘛,就一女的。

当李源出现在办公室时,迟晓微正跟人吵架,那女的指着迟晓微说:你还不是老板娘呢,你牛什么牛?

迟晓微说:是不是老板娘那是我的事,你不按标准来就不行!

很多双眼睛落到李源身上,迟晓微转过头看到一脸阴沉的李源,她把手里的图纸往桌上一扔,走了两步,撞到李源身上,她说:大家都说我搞定你才有今时今日的地位,我也不能妄担了虚名。

李源还没搞清状况时,迟晓微便勾住他的头吻得他不能呼吸。开始他还微微拒绝,接下来就泰然处之了。

李源几乎是半搂半抱着把迟晓微带到办公室,用脚勾上房门,她松开他,脸上竟然全是泪。

他坐下,腿是软的。伸手拉了她坐,她身子一栽,坐到他的脚上。两人也不纠正。他替她抹泪,在她耳边说:我不想象贾宝玉一样担了虚名。

他握着她的手腕带她穿过长长的格子间,穿过众人各色的目光走出办公大楼。他带她去了自己的公寓。

那是他第一次带女孩去他的公寓。他们都是学建筑设计的,他的房间很吸引迟晓微。但他不容她去欣赏他的作品,他要欣赏她的人。

李源解开迟晓微的内衣时,坏笑:好歹你也弄个给力的戴。

迟晓微的手伸进他的衬衫里,揽着他的背说:我是思想上的女流氓,外形上的好姑娘。

李源领略了好姑娘的神奇。

某一刻,李源甚至想,到底谁是刀锋,刺伤了谁,融入了谁呢?亲密的那一刻,李源几乎被丘比特击中。

她躺在他怀里,他没完没了地像小孩偷吃糖一样吻她,他说:我要把你养胖。那不过是爱得不知如何是好时说的话。

被宠坏的身体很任性

迟晓微就那样无所顾忌地从公司里出来,她自然不能再回去。李源便对她说:你呆在家里就好,喜欢设计我就给你图纸做做,工钱肯定是最高的。

迟晓微的目光飘过来,窃窃地笑:咱俩把绯闻做实了。

李源的心里一紧,想起伟峰的话。迟晓微一个人在这个房价上两万的市中心,有一间四十多平方米的一居室,装修精湛,她还有一辆白色的宝来车,如果没有男人支持着,恐怕……

他不敢再想下去,脑子却不受支配一样信马由缰地往前跑,关于迟晓微,他还没有多了解就上了床,迟晓微也表现得千树万树梨花开,妖娆、清纯一样没少,那是多深的功力,别再……

但身体是忍不住的,他像被饿了许久的小兽,再大的怒气碰到迟晓微清风白露一样的眼神,心都会软下来。

他甚至想:我要的是她的当下,管她前尘往事干什么。

怕什么还是来什么,公司里那个楼盘没开盘,接二连三的不利消息都冒了出来。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些不利消息,正是这个楼盘的致命弱点。只有公司里的高层人员,才能把这些数据知道得这么清楚。

第一个被排除的是伟峰,他从来都是泡妞有道,做事没门,另外几个高层也都是公司里绝对忠诚的元老级人物,利益与之挂钩的他们肯定不会自毁长城。

电光火石一般,李源想到了迟晓微。

他回到家,坐在沙发上抽了一根又一根烟,冷冷地看着厨房里里外外小燕子一样忙碌的迟晓微,她说,真是少爷,搭把手啊。

他阴着脸走过去,抱起她走进卧室。一场欢爱天雷地火,空气里都是情欲的味道。她闭着眼,面色绯红。

李源身体冰冷,他说:我不想追究,你走吧!

迟晓微的眼睛睁开,惊愕地看着李源:你再说一遍?

李源一字不差地又说了一遍。迟晓微起身煽了李源一个耳光,然后傲然穿上衣服离开。门砰地关上时,李源把枕头扔了过去。

就这样过了几天,李源还是会想她。他翻手机,叫来一个女友,却怎么也没有爱的兴趣,被宠坏的身体像拒绝吃蔬菜的小朋友。

李源开车去迟晓微的房子找她时,那房主说:这姑娘三年前买这房时,房价还没这么高,就快供完了,竟然原价卖给我了,一定是受了情伤吧,走的那天哭得那叫可怜……

李源开车回公司,得到的是伟峰携款私逃的消息,他在澳门赌钱输得精光。李源去报案,警察看了一眼伟峰的照片,说:这人,不是被一女的告过性骚扰吗?我想想,那女的叫……迟晓微,没错,是这名……

李源终于知道了伟峰为什么不想让迟晓微出现在公司里,为啥说她是灭绝师太的话。李源想起的另一件事是迟晓微说的一句话。她说:身体是个奇怪的机器,碰到对的人,便想昼夜不息,所有的零件都是无师自通、按部就班地运转……

诗词网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不够精彩?
上一篇 : 减法饮料
诗词网(shici3.com)汇总了汉语字典,新华字典,成语字典,组词,词语,在线查字典,中文字典,英汉字典,在线字典,康熙字典等等,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,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。
声明: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邮箱:  联系方式:

Copyright©2009-2021 诗词网 shici3.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9006478号-5